首页 > 国际要闻 > 外交部驻港公署特派员在《华尔街日报》发表署名文章:“甩锅”中国治不了病毒,救不了世界

外交部驻港公署特派员在《华尔街日报》发表署名文章:“甩锅”中国治不了病毒,救不了世界

2020-05-15 00:37:56

5月13日,外交部驻香港公署特派员谢锋在《华尔街日报》网页版发表英文署名文章,针对一段时间以来国际上一些人抹黑诋毁中国抗疫的种种谣言,义正辞严阐明中方立场,强调人命关天,抗疫为先,病毒才是真正的敌人,“甩锅”中国,弥补不了失去的时间,拯救不了濒危的生命。该文还将于5月14日在《华尔街日报》纸媒评论版刊登。

文章表示,新冠病毒是一种全新病毒,不可能先知先觉。作为受到第一波冲击的国家之一,中国率先参加“闭卷考试”,交出了令人鼓舞的答卷,为其他国家随后的“开卷答题”提供了重要参考。中国无意输出自己的制度和模式,但在这场保卫生命的战“疫”中展现出来的中国效率、中国精神、中国担当有目共睹。

文章阐述,这场疫情在全球多点暴发,源头不明,众说纷纭,迄无定论。2019年晚些时候,一些国家曾暴发症状与“流感”相似的不明肺炎。伦敦大学学院遗传学研究所的最新研究显示,疫情可能始于去年10月6日至12月11日之间。越来越多国家发现目前确定的“零号患者”没有去过中国,当地流行的病毒毒株基因也与中国并不相同。

文章指出,中国发现疫情后,第一时间主动报告,第一时间确定病原体,第一时间与世卫组织和各国分享基因序列,反而被污名为“隐瞒者”、“延误者”,被推上被告席,而那些没有及时检测、报告、作为的却成了审判者。何其荒唐!

文章揭露,随着各国发现比中国更早的病例、时间线不断前移,有些人首先想到的是“甩锅”推责、嫁祸于人,而不是检讨自身失误。究竟是技术不行,还是缺乏责任心?是漏报,还是瞒报?如果因为最先报告就要被扣上病毒源头的帽子,就要被追责,就要替其他国家防控不力买单,今后还有哪个国家愿意积极检测、诚实报告?

文章批评,更有甚者,有些人想钱想疯了,居然打起了发“疫情财”的算盘,企图向中国“索赔”,复制100多年前列强逼迫中国“庚子赔款”的历史。“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样赤裸裸的敲诈抢钱,与强盗何异?

文章强调,在这场与病毒的角力中,我们不是对手,而是队友。各国之间无需攀比嫉妒,更不应指责埋怨、搞窝里斗、找替罪羊。相反,我们应该发扬公平公正的体育精神和齐心协力的团队精神,为表现出色的队友点赞叫好,向需要帮助的伙伴伸出援手。因为,在这场较量中,没有“你”输“我”赢,只有“我们”共赢。

文章颂扬17世纪英国埃姆村民为防止鼠疫扩散自我隔离,今年初中国武汉果断封城为中国和世界筑起遏制疫情第一道坚实防线的英雄壮举,激励国际社会发扬勇于担当、团结互助的精神,放下偏见、搁置分歧,用行动点燃最终战胜疫情的希望,照亮人类美好的未来。

文章全文中英文如下:

中国致力于全球合作抗疫

1666年,鼠疫席卷欧洲。在英国东米德兰一个叫埃姆的小村庄,为保护邻近城镇不受感染,约800名居民选择自我隔离。1667年11月隔离解除时,共有260名居民为阻止疫病扩散献出了生命。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突然来袭。中国武汉,这座千万级人口的九省通衢之地,果断封城76天,克服难以想象的困难,作出前所未有的牺牲,为中国和世界筑起了遏制疫情的第一道坚实防线。

新冠病毒是一种全新病毒,不可能先知先觉。作为受到第一波冲击的国家之一,中国率先参加“闭卷考试”,交出了令人鼓舞的答卷,为其他国家随后的“开卷答题”提供了重要参考。

中国无意输出自己的制度和模式,但在这场保卫生命的战“疫”中展现出来的中国效率、中国精神、中国担当有目共睹。然而,一些人无中生有地编造“新冠病毒是中国人工合成”的谣言,利用社交媒体散布。还有人将所谓“新冠病毒是中国制造”的谣言塞入日本诺贝尔奖得主、京都大学教授本庶佑的口中,老先生坐不住了,专门发表声明辟谣。一些美国政客声称掌握“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的证据,却始终拿不出来。包括福奇在内的多名美国政府科学家都批驳了这些歪理邪说。

病毒溯源是严肃的科学问题,应由科学家进行科学调查、基于事实和证据作出科学判断。政客不应肆意插手,更不应搞污名化。

这场疫情在全球多点暴发,源头不明,众说纷纭,迄无定论。2019年晚些时候,一些国家曾暴发症状与“流感”相似的不明肺炎。伦敦大学学院遗传学研究所的最新研究显示,疫情可能始于去年10月6日至12月11日之间。越来越多国家发现目前确定的“零号患者”没有去过中国,当地流行的病毒毒株基因也与中国并不相同。

中国发现疫情后,第一时间主动报告,第一时间确定病原体,第一时间与世卫组织和各国分享基因序列。但中国反而被污名为“隐瞒者”、“延误者”,被推上被告席,而那些没有及时检测、报告、作为的却成了审判者。何其荒唐!

随着各国发现比中国更早的病例、时间线不断前移,有些人首先想到的是“甩锅”推责、嫁祸于人,而不是检讨自身失误。究竟是技术不行,还是缺乏责任心?是漏报,还是瞒报?如果因为最先报告就要被扣上病毒源头的帽子,就要被追责,就要替其他国家防控不力买单,今后还有哪个国家愿意积极检测、诚实报告?

更有甚者,有些人想钱想疯了,居然打起了发“疫情财”的算盘,企图向中国“索赔”,复制100多年前列强逼迫中国“庚子赔款”的历史。“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样赤裸裸的敲诈抢钱,与强盗何异?

还有人鼓噪趁着疫情对中国“断供”、与中国“脱钩”,人为制造全球产业链供应链“梗阻”,这不啻是对本已垂危的世界经济致命一击,给全球经济复苏雪上加霜。

人命关天,抗疫为先,病毒才是真正的敌人。“甩锅”中国,弥补不了失去的时间,拯救不了濒危的生命。在这场与病毒的角力中,我们不是对手,而是队友。各国之间无需攀比嫉妒,更不应指责埋怨、搞窝里斗、找替罪羊。相反,我们应该发扬公平公正的体育精神和齐心协力的团队精神,为表现出色的队友点赞叫好,向需要帮助的伙伴伸出援手。因为,在这场较量中,没有“你”输“我”赢,只有“我们”共赢。

在人类遭受危难之际,埃姆和武汉人民作出了英雄的抉择。他们勇于担当、自我牺牲、团结互助的精神穿越时空,超越国家、种族、信仰和意识形态,激励着国际社会放下偏见、搁置分歧、同心同德。他们的精神不仅点燃我们最终战胜疫情的希望,也照亮人类美好的未来。

China Wants to Help the World Fight Coronavirus

By Xie Feng

May 12, 2020 6:30 pm ET

In 1666, as bubonic plague swept Europe, residents of the tiny village of Eyam in England’s East Midlands elected to quarantine themselves in hopes of protecting neighboring communities. When the lockdown was lifted in November 1667, 260 of the approximately 800 residents had died, but the self-isolation worked. The illness was contained.

In early 2020, caught in the Covid-19 outbreak, Wuhan, a transport hub of 11 million people in China’s Hubei province, locked itself down for 76 days. Making tremendous sacrifice against all the odds, it created a strong first line of defense for China and the world.

Covid-19 has thrust the world into uncharted territory. Among the countries hit by its first wave, China took a “closed-book exam,” with uplifting results that have informed other countries’ decision-making in the “open-book tests” that followed.

While China never intends to export its system or model, its efficiency, spirit and sense of responsibility in the lifesaving battle against Covid-19 should be obvious. But some have started rumors that the coronavirus was produced synthetically in China. Social media amplifies these falsehoods. Tasuku Honjo, a Japanese Nobel Laureate from Kyoto University, was forced to issue a public statement denying that he had claimed the virus had been “manufactured in China.” Some American politicians touted evidence—none of which has been produced—that the novel virus originated in a Wuhan laboratory. But even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s own scientists, including Dr. Anthony Fauci, have dismissed such theories.

Identifying the virus’s origin is a serious scientific issue. It is up to scientists to research and draw evidence-based conclusions. Politicians shouldn’t meddle in the process, much less stigmatize others.

Outbreaks have occurred world-wide, and there is dispute about where the virus first appeared. A pneumonia of unknown origin with flulike symptoms was seen in some countries in late 2019. According to recent research by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s Genetics Institute, the pandemic may have started sometime between Oct. 6 and Dec 11. A growing number of countries have found that their assumed “patient zero” had not traveled to China and that the local dominant strains of the virus are different from those in China.

China was the first to spot and report the outbreak, identify the pathogen, and share its genome sequence with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and the rest of the world. Yet China has been accused of coverups and delays and put in the dock. At the same time, those who failed to test, report and act in a timely fashion are passing judgment on others. Isn’t it a bit ironic?

As the timeline changes and possible cases are discovered in other countries that predate those found in China, some are anxious to shift the blame instead of reflecting on their own failures in the virus’s early days. Was it because they lacked the techniques, or perhaps a sense of responsibility? Could there have been any undercounting or even coverup? Should a country be labeled as the origin of the virus, held accountable and made to pay for others’ inept responses simply because it was the first to report what it found? If so, what country will be willing to test people and honestly report the findings in the future?

Some are taking things further, trying to make a fortune out of the pandemic. They have demanded reparations from China, a chilling reminder of the Boxer Indemnity foreign powers coerced China into paying more than a century ago. As a Chinese proverb goes, “A gentleman pursues wealth in a righteous way.” Blackmail and plunder are surely not the correct response to a pandemic.

Some others have seen the crisis as an opportunity to cut off trade and decouple economically from China. This has caused bottlenecks in global industrial supply chains and will only set back the recovery of frail economies.

Fighting Covid-19 should be everyone’s first concern. The enemy is the virus. Scapegoating China will neither make up for the time that has been lost, nor save the lives that are at risk. We are teammates in this battle, not rivals. Countries need not compete with or envy each other, still less point the finger at or turn against one another. In fact, quite the opposite is necessary. We need to show sportsmanship and team spirit, give teammates who perform well a pat on the back, and lend a helping hand to those in need. After all, this is a fight nobody can afford to lose, one we must win together.

When disaster struck, people in Eyam and Wuhan made their heroic choices. They are the epitome of responsibility, self-sacrifice and solidarity. Such spirit defies time and space, transcends national, ethnic, religious and ideological boundaries, and inspires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to set aside prejudice and differences and unite as one. Not only has it kindled our hope of prevailing over the ongoing pandemic; but it will also light our way to a better future.

Mr. Xie is commissioner of the Chinese Foreign Ministry in Hong Kong.


文章来源:https://world.huanqiu.com/article/3yDpm0TlVSk
TAG:

最新资讯

2021年亚马逊3大变化趋势,助力卖家备战全新的一年!

2021年亚马逊3大变化趋势,助力卖家备战全新的一年!

如今,我们已经步入了崭新的一年。而2020年对于亚马逊卖家来说,可谓是刻骨铭心、又惊又喜的一年。 “惊”在于 年初全球疫情扩散,国内工厂停工出不了货,大多数店铺面临断货风险;世界多国封城,物流延迟,产品上架缓慢;亚马逊FBA限制非必需品入库,斩断了大部分产品的后路。 “喜”在于 下半年,跨境电商行业迅猛发展,人们的网购需求不断增长,平台销售额呈上涨趋势。Prime Day购物活动期间,第三方卖家的总收入超过35亿美元,相比去年增长近60%,并创下历史记录;黑五网一期间,仅在美国市场,GMV就达到了296亿美元,比2019年大概增加了17%,比2018年大概增加了近30%。 图:2020年、2019年和2018年 BFCM的美国在线销售收入比较 经历了如此坎坷的一年,还能够坚持店铺正常运营,对于卖家们来说也可谓是见证了大风大浪,积累了相当多的经验了。 但是对于已经到来的2021年,我们还是需要了解亚马逊平台和市场的发展趋势,为的是更好地把握大环境的前进方向,提前做好店铺的全局筹划,以及作出相应的调整。 Part.1更重视品牌的保护,更多品牌注册功能 近几年,亚马逊对于品牌产品越来越重视,同时也在不断提醒卖家们要提高品牌意识。 注册品牌的卖家不仅能够防止跟卖和侵权,为了避免品牌卖家商标被盗用,亚马逊还提供了额外的销售功能、品牌页面等。 2021年,亚马逊预计还将为品牌注册新增Listing权限以及更多的视频和高级广告功能。 图片来源:跨境知道:BYKOL百口,此图片只做内容说明 Listing权限的增加主要是因为卖家Listing被盗用劫持的现象仍然层出不穷,为了减少这种现象,亚马逊将使品牌所有者能够设置自己的Listing权限,不过该功能也仅限经批准的卖家列出他们的产品。 更多视频和高级广告功能目前品牌注册卖家已经可以在产品列表中添加视频内容,但预测表示,亚马逊还将进一步扩大视频功能,并可能在A+内容和其他视频广告选项中添加剪辑功能。 Part.2亚马逊将增加对中小企业的扶持 去年的疫情对于中小企业的打击是最大的,在人力物力资金方面都无法匹敌大卖。虽然下半年的平台销售数据都不错,但是中小卖家收获的利润却只占少部分。 为支持中小企业发展,亚马逊已经持续在物流、工具、服务、计划和人员方面投资了数十亿美元。2021年还将采取以下措施: ●在亚马逊首页上推广中小企业店铺; ●使查找中小企业商品页面更容易; ●在买家的可能购买页面中推荐中小企业的商品; ●突出显示附近的中小企业店铺,以便买家可以支持其当地经济。 图片来源:跨境知道:BYKOL百口,此图片只做内容说明 Part.3市场环境的变化趋势 因为疫情还没有完全结束,所以在店铺运营的过程中,依然会受到市场大环境的影响。 选品方面:由于部分国家又爆发了二次疫情,居家的人依然不在少数,所以办公用品、家居产品的需求量依然火爆。并且消费者对居家生活的质量也将愈发重视。想要尽快把握住这类产品的红利,可以利用测评、站外促销等工具引流推广,早点度过新品期早获利。 物流方面:物流问题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就一直挺严重的,一方面是平台促销活动期间,网购需求激增;另一方面疫情未结束,城市封城导致物流延迟。虽然现在已经进入淡季,但是疫情的影响依然存在,所以卖家们还是需要多关注物流方面的信息。 #总结 虽然经历了2020年之后,我们都深刻感受到环境的变化无常,但是依然要提前把握平台和市场发展的大方向,这样能更有利于卖家们筹备新一年的发展计划和目标。能够成功挺过2020年的卖家,都是具备足够丰富的经验的,相信在2021年会收获更大的突破。 文章来源:跨境知道:BYKOL百口 图片来源:跨境知道:BYKOL百口 图片用途:图片只做内容说明和宣传 如有侵权,请联系平台客服删除! 客服QQ:3250405421

2021-01-21 17:38:40阅读:7

TAG: 亚马逊 跨境卖家 营销

嫌孟加拉国付款方式限制多?一文教你轻松完成外贸单

嫌孟加拉国付款方式限制多?一文教你轻松完成外贸单

图片来源:邦阅网:伍洁玲,此图片只做内容说明 外贸人在各个国家做外贸生意时,往往会发现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付款方式。其中,孟加拉国对外贸付款方式的限制就不少,并不是像在中国国内做生意一样,付款时的方式能够比较方便简捷。刚刚开始发展的外贸公司在孟加拉国进行外贸单时,往往会和客户在付款方式的沟通协商上难以达成一致,或许担心信用证和电汇这两种付款方式有风险,并影响外贸公司的流转资金。本文就教你掌握孟加拉国的付款方式类型。 一、孟加拉国最常用的两大付款方式 信用证和电汇。信用证和电汇是孟加拉国最常用的两大付款方式,其中,在孟加拉国做外贸生意时信用证付款方式必不可少,但是电汇和信用证的付款比例则需要看客户公司的情况而定。信用证,简单来说就是只要外贸人或外贸公司能够照着与客户签订的合同的事项一项项的如实完成,并提供相应的单据给银行,银行就必须把钱付给外贸人或外贸公司;电汇就是指外贸人或公司在与客户签订合同后,客户先付一部分订金给外贸人或公司,订金比例一般都是30%,外贸公司把货物生产完毕后,再通知客户付款和结清余款,然后外贸公司才能把货物发送出去,并且要把全套单证交给客户。 二、孟加拉国对信用证的限制 孟加拉国在对外汇的管制上非常严格,孟加拉国的中央银行甚至规定,所有对外贸易的支付方式都必须用银行信用证的方式进行。也就是说,外贸公司在和孟加拉国客户做生意,收到的是信用证。但是,虽然说在孟加拉国做外贸生意时信用证付款方式必不可少,但是信用证和电汇的付款比例是可以看客户公司的情况而定的。举个例子,假如你制作了十万的货,生产完货物户,在和客户结账时,可以和客户商量着说百分之七十的货款由信用证的方式结算,剩下的百分之三十由电汇的方式结算。但是具体的比例还是要视客户的公司而定,有时候为了赚钱,外贸公司还是要妥协一下的。 三、孟加拉国的电汇要借第三国家汇款 前面说了,孟加拉国的中央银行规定,所有对外贸易的支付方式都必须用银行信用证来进行。那前面又说了信用证和电汇的付款比例是可以沟通协商的,难道这是自相矛盾了吗? 其实并不是,任何的政策规定都是有缝隙的,上面这份孟加拉央行的政策并不能控制外贸的所有行为。外贸人和孟加拉国客户做生意时,只要客户公司有一定的实力,就可以借用第三国家的渠道将货款以电汇的方式结付给外贸人。简单来说,这个电汇货款是在其他国家汇出来的,并不在孟加拉。 四、用信用证和电汇时要避开哪些雷点? 前面说了,在用信用证时,只要外贸人照着合同的规定遵照着去做,并提供相应的单据给银行,银行才把钱付给外贸人。所以理论上来说,信用证应该是最保险的付款方式。但是在实际的操作中,信用证有的时候却也比较麻烦。原因是有些客户可能会在信用证中添加一些外贸人很难做到的软条款,造成人为的“不符”,外贸人必须完成才能做到信用证“一致性”,导致领取货款的时间拖延甚至超过信用证规定的期限,所以在涉及到金钱交易时一定要查好客户的银行信誉。另外,在第三国家用电汇时一定要选一家大银行,国外的银行有很多都是私有的,并不像中国的银行一样。即使国外的银行是国企,也难以做到像中国的银行一样那么稳定可靠,所以选大银行可以减少风险。 文章来源:邦阅网:伍洁玲 图片来源:邦阅网:伍洁玲 图片用途:图片只做内容说明和宣传 如有侵权,请联系平台客服删除! 客服QQ:3250405421

2021-01-21 17:24:44阅读:6

TAG: 付款风险 跨境支付 贸易风险

全网独家:出海中东必须知道的六大本地化付款方式

全网独家:出海中东必须知道的六大本地化付款方式

付款接入本地化解决方案推动销售并实现收入最大化,任何业务策略的首要任务都必须是了解消费者如何付款,他们正在使用什么? 金融科技在中东蓬勃发展,改变一个地区的电子商务,要从付款开始,因为这是建立消费者与商户信心的重要部分。比如亚马逊通过向企业提供亚马逊支付服务(APS)进入阿联酋。这是通过2017年亚马逊收购Payfort来完成的,协助通过全球和本地方式接受在线支付,向客户提供分期付款,并监控支付绩效。 图片来源:跨境知道:中东跨境电商汇,此图片只做内容说明 BenefitPay 类型:数字钱包 主要国家:巴林 您需要知道的是:BenefitPay是一款移动应用程序,使消费者可以通过QR码进行在线支付。 Fawry  类型:现金/代金券 主要国家:埃及  您需要知道的是:Fawry让埃及消费者可以在埃及300个城市的194,500多个地点以现金购买在线购物。   Knet 类型:本地借记卡方案  主要国家:科威特  您需要知道的是:Knet允许商人接受科威特的11个成员银行发行的所有本地借记卡。它占该国在线交易的80%。 OmanNet 类型:本地卡方案  主要国家:阿曼 您需要了解的是:OmanNet在阿曼和GCCNET国家内路由借记卡付款。它涵盖了阿曼当地银行发行的所有借记卡,约占该国支付卡的90%。  QPAY 类型:数字卡 主要国家:卡塔尔 您需要知道的是:QPAY借记卡由当地银行发行,供消费者用来进行在线支付。使用一次通过SMS发送到手机的一次性密码来验证持卡人的身份。 mada 类型:借记卡 主要国家:沙特阿拉伯 您需要知道的是:mada是沙特阿拉伯当地银行发行的借记卡。它可以用于在线支付或在沙特王国境内超过160,000个POS终端上进行支付,以及通过Visa、MasterCard和Maestro网络在全球范围内进行数百万笔支付,目前有3000万张mada卡正在流通。 文章来源:跨境知道:中东跨境电商汇 图片来源:跨境知道:中东跨境电商汇 图片用途:图片只做内容说明和宣传 如有侵权,请联系平台客服删除! 客服QQ:3250405421

2021-01-21 17:20:13阅读:4

TAG: 跨境电商 中东 付款方式

美国施压澳大利亚停止要求Facebook和谷歌为新闻付费

美国施压澳大利亚停止要求Facebook和谷歌为新闻付费

图片来源:新浪财经,此图片只做内容说明 美国政府要周一求澳大利亚废除拟议中的要求Facebook和谷歌为新闻内容付费的法律。 在一份要求澳大利亚政府“暂停”这些计划的意见书中,美国助理贸易代表Daniel Bahar和Karl Ehlers建议澳大利亚“进一步研究市场,并在适当情况下制定一份自愿行为准则”。 该意见书称:“美国政府担心,试图通过立法来规范特定参与者的竞争地位……这显然会对两家美国公司造成损害,可能会导致有害后果。”此举还可能“引发人们对澳大利亚国际贸易义务的担忧”。 根据拟议中的这项法律,如果不能就向澳大利亚媒体付费的商业协议达成一致,谷歌和Facebook将接受强制性价格仲裁。该法律获得了广泛的政治支持,目前正在接受澳大利亚参议院一个委员会的审议。 澳大利亚政府上月宣布了这项立法,此前一项调查发现,这两家美国科技巨头在媒体行业占据了过多的市场权力。 当被问及对美国提交的报告有何回应时,澳大利亚财政部长Josh Frydenberg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澳政府“致力于推进一项强制性法规”,以解决“与数字平台和媒体公司之间议价能力的不平衡”。 他补充说,该法规是在澳大利亚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ACCC)主席进行了18个月的审查,并征求了谷歌和Facebook的意见后制定的。 文章来源:新浪财经 图片来源:新浪财经 图片用途:图片只做内容说明和宣传 如有侵权,请联系平台客服删除! 客服QQ:3250405421

2021-01-21 17:11:41阅读:6

TAG: 广告 社交媒体 政策

2021年中国进出口贸易税费

2021年中国进出口贸易税费

图片来源:邦阅网:VihoWong,此图片只做内容说明 "本文介绍了出口到中国或从中国进口的外国公司必须了解的三种税种-增值税(VAT),消费税和关税。从2021年1月1日开始,中国进一步调整了部分关税,包括最惠国税率,常规税率和某些进口产品的临时税率。阅读本文中有关关税的部分,以获取更多信息。" 中国颁布了一系列法规,以减少进出口税和关税,以提高开放程度和国内消费水平。这些变化可能会影响到与中国进出口应税商品和服务的公司。 治理这个复杂的系统是外国公司必须遵守的一般原则的中心清单。以下,我们解释了适用于从中国进口产品或向中国出口产品的公司的三种税种-增值税(VAT),消费税(CT)和关税,并概述了与这些税负有关的最重要的问题。外国公司应注意的职责。 进口商品增值税 根据国家税务总局关于深化改革的公告,从2019年4月1日起,中国进口商品的进口增值税已从之前的10%或16%降低至9%或13%  。增值税 (STA公告[2019] 39号)。 对于某些主要属于农业和公用事业类别的商品,适用9%的税,而对制成品等应缴纳增值税的其他商品适用13%的税。 外国机构或个人在中国提供的应税服务,应像以前一样缴纳6%的增值税。 进口增值税可以根据以下公式计算: 进口增值税=综合可评估价格×增值税率 =(完税价格+进口关税+消费税)×增值税率 =(完税价格+进口关税)/(1-消费税率)×增值税率 进口商品的消费税 中国的消费税适用于生产和进口应税产品,代销加工应税产品或销售应税产品的公司和组织。 根据中国的消费税应课税的进口产品包括对人体健康有害的那些产品,如烟酒,珠宝和化妆品等奢侈品,以及乘用车和摩托车等高端产品。 对于进口商品,其消费税税率因要带入该国的产品类型而异。 可以使用从价方法,基于数量的方法或复合税方法来计算消费税。计算消费税的公式如下: 从价法 应付消费税=应税销售金额×税率 基于数量的方法 应付消费税=应税销售数量×每单位税额 复合税法 应付消费税=应税销售金额×税率+应税销售数量×每单位税额 海关关税 关税包括进出口关税。 海关的进口关税税率包括最惠国税率,常规税率,特别优惠税率,关税税率配额(TRQ)税率,一般税率以及可能对进口税实施的进口临时税率。在指定的时间段内。 出口关税税率设置为一种。但是同样,在特定时期内可能还会对出口征收临时税率。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出口关税公告 (2021年)》(关税委员会公告[2020] 11号),自2021年1月1日起,中国共对8,580项进口商品和102项出口商品征税 。您可以在此处查看受影响产品的各种关税税率的主清单。 进口关税 进口货物的关税税率包括: 最惠国税(MFN)税率;常规税率;特别优惠税率;关税配额(TRQ)税率;一般税率;和临时税率。 最惠国税率 最惠国税率适用于进口到中国的以下商品: 适用最惠国待遇条款的,来自世贸组织成员国的进口商品;来自已缔结双边贸易协定,包含与中国最惠国待遇规定的国家或地区的进口;和从中国进口。 最惠国税率是最常用的进口税率。它们远低于适用于非MFN国家的一般费率。 根据《进口暂定税率调整方案通知》,自2021年1月1日起,中国对883个最惠国关税进口商品采用暂定税率,暂定税率低于最惠国关税。  2021年 (关税委员会公告[2020] 33号)。 其中,癌症药物和用于制造罕见病药物的材料在进口到中国时将免税;心脏瓣膜假体和助听器的进口关税也将降低。此外,中国取消了进口固体废物的暂定税率,恢复了最惠国税率。 此外,从2021年7月1日起,将进一步降低484种信息技术产品中176种的最惠国税率,包括医疗诊断机,扬声器和打印机的